【Naruto | アスシカ】 孤島

時間線在 【Naruto | アスシカ】本能 之前。

配對:アスシカ
等級:普遍級
特別註明:哨兵嚮導 AU。
聲明:全部都不屬於我。



和暖的天氣讓人昏昏欲睡,對於剛在外頭值完兩天勤務,又十分不幸的碰上了幾起蜘蛛襲擊事件的阿斯瑪來說更是如此,他全憑過人的意志力才撐完了整場例行性報告,綱手帶著威壓的眼神簌簌地掃向他,男人努力地直了直背脊,才總算沒有當場睡死過去。

等阿斯瑪終於回到自己的樹屋時,眼睛都快闔上了。他疲憊地推開門,看見鹿丸懶洋洋地躺在小屋地板上,就著一旁窗戶照進的陽光翻看那本哨兵指南,姿勢隨意自然地就像在自己住處一樣。

「訓練這麼早就結束了?」

「今天是第一階段的測驗,我已經通過了,下午還有一批,現在宿舍裡太多人,根本擠不進去。」鹿丸翻了個身坐起。

阿斯瑪將大衣和包袱放下,回頭便見他穿著鬆垮的哨兵恢復用制服倚靠在床邊,半側著身,背後幾個繫帶鬆了,整件衣服要散不散的。

就和這懶骨頭沒兩樣啊。阿斯瑪心想,走過去蹲下把結重新綁好。

「今年進來的哨兵人還算少,我那年人數才可怕,一間房要塞八個。」

男人邊說著,邊脫下值勤的制服,換上了件寬鬆的棉衫,接著放鬆全身往床上一躺,只覺得舒適的不想再挪動。一手抬起遮著眼,微微側過頭,鹿丸看他疲累的就要睡著的樣子,便起身把窗簾都拉上。

「八個……哪兩個人要擠一張床?」

「進門之前打一場,輸的兩個睡一塊。」阿斯瑪從手臂下露出一點眼睛,正好看見少年臉上瞬間閃過的驚嚇表情,滿意的笑了笑,「明白的話就回去和大家待在一起,對初期的感官掌握很有幫助,晚點想睡了再來這裡。」

「我已經沒問題了,是指導員說要等大家都完成,才能再進到下個階段。」鹿丸靠在窗戶底下,那裡還有一點未被遮擋住的光線。「我再看下書就要睡了。」

阿斯瑪模糊地應了聲,頭一歪便沒了聲音。

樹屋裡突然安靜下來,只有書頁翻動的細碎聲和規律平穩的呼吸,外頭氣溫舒適,日光燦爛,沒多久鹿丸便被紙頁上反射的光線給晃累了眼,迷迷糊糊地挪著屁股爬上床,把男人往裡頭推了些,縮在邊上也跟著睡著。


阿斯瑪自己是在指揮塔地下的隔離室裡轉化成哨兵,他對那裡的印象並不怎麼好,但也沒有差到令人反感,記憶裡只有昏暗的房間、慘白單一的色調和硬得能嗑人的床鋪,除此之外,便什麼也沒有了。

絕大部分的哨兵轉化時都會被送到這裡,只有少數幾個,因為是在突發狀況下轉化,來不及送去,只能找個安全且安靜的地方,讓哨兵度過這段時期。

他當時抱著鹿丸回來自己這樹屋時沒有想那麼深,只覺得這兒至少比隔離室的條件好的多,人也能舒服點。

他曾身為指導員,曉得轉化時的安撫和引導過程對於哨兵來說十分重要,也足以讓他們刻在腦海裡,記著一輩子。帶領他們轉化的人將成為某種意義上的導師,這些阿斯瑪都了解,卻沒想到鹿丸表現得超乎他所預期。

少年似乎在潛意識裡把這處當成自己的歸所,在他也沒有覺知到的情形下,本能地像雛鳥歸巢般回到這樹屋裡。

幾乎每回阿斯瑪值完勤回來,都能看見鹿丸姿勢歪斜地躺在地板上,有時人睡著了,他還得把他搬到床上去,若是醒著,他便會靠在窗邊上,看他書櫃裡的資料,大部分是阿斯瑪的任務日誌,其餘則是指揮塔編纂的哨兵指南。

頭幾次男人還會擔心他的學習進度,但後來便發現,鹿丸早已自學完初期的所有課程,除了最初他來找自己問得那個問題外,再沒碰上其他障礙。

至於這有家不回總跑來自己這兒的情形……

阿斯瑪左右想了想,好似也沒真妨礙到什麼,自己也並不反感,便由著他去了。


睡足六小時,男人便自動醒來,長久的哨兵生活養成這習慣,無論再怎麼疲憊,六小時後都能睜開眼。

左手臂上傳來一陣溫熱的顫動,伴隨輕微的呼吸起伏,阿斯瑪側過頭,便看見少年正對著自己的削瘦背脊,背上的衣結因為蹭動,有些已經鬆開,露出下頭未經日曬的皮膚。

他想起當初自己轉化時也穿過這恢復服,薄薄一層,裡面什麼也沒有,涼颼颼的,後面帶子還總是鬆開,那段時間他根本不敢到外頭去,生怕一不小心就走光。

在初期,哨兵的感官變動會十分劇烈,得等到學會控制,這現象才能緩解,初時的訓練過程中只能穿著這種輕盈的幾乎沒有存在感的衣物,才不會在觸覺猛然爆發時,被布料給磨痛。

鹿丸蜷著身體縮在一旁,馬尾鬆鬆的掛在枕上,露出毫無防備的後頸和瘦白的脖子,這地方是哨兵的命門所在,老練的哨兵可以光憑著後頸處溫度和肌肉的顫抖情況,判斷出哨兵現下的狀態。

阿斯瑪抬手輕觸,手指下的皮膚微溫,頸骨隨著呼吸緩慢起伏,這個年輕哨兵現在正處於最放鬆的狀態,對四周環境毫無戒心。

男人輕手輕腳的移了出來,卻仍免不了有些推擠,這床雖然比一般單人床大些,但睡著兩人還是稍嫌狹窄。

一番動靜後,鹿丸仍睡得深沉,絲毫沒有受到影響,阿斯瑪看了看,也沒打算叫醒他,倒是肚子有些餓,在大衣裡翻找出樹屋鑰匙,放在一旁桌上,鹿丸醒來便能看見,到時他若要離開,便會把鑰匙塞回樹根下的小洞裡。

男人鎖上門,便往食堂過去了。


哨兵在基地外頭執勤時向來不會進食,食物氣味會引來蜘蛛注意,除非吃得是沒有任何味道的乾糧。但勤務是輪班制,幾小時一班,回來以後就能吃到熱食,所以若非那種得待在外頭好幾天的任務,否則沒人會想吃又硬又沒味道的餅乾來填飽肚子。

他出來的時候已經接近黃昏,中午還和暖的天氣現在泛著涼意,阿斯瑪在食堂前遇到正要去接下一班勤務的神月和鋼,兩人朝他揮了揮手,走了過來。

「隊長,聽說你又引來好幾批蜘蛛啊?」鋼打趣道,語氣裡倒沒有什麼惡意,他和神月都是阿斯瑪帶著轉化的哨兵,平時即使沒有勤務在身,他也總習慣稱呼男人為隊長。

「臭小子,下回我再值三區的勤就把你們寫進隊員名單裡。」阿斯瑪笑道。這兩人成為哨兵也有些時日,都沒有找到相合的嚮導,所以後來便組成了雙人搭檔,互相在對方進入專注狀態時,替彼此看顧四周。

嚮導人數少,又無法和多個哨兵合作,所以大部分的戰力都是採用這種雙哨兵的組合,即使沒有嚮導,至少也比單人哨兵的存活率要高出許多。

「隊長,別把我也算進去啊。」神月大笑,接著毫不猶豫的出賣了隊友,「他今天還在抱怨出勤無聊又麻煩,阿斯瑪隊長你就帶他一起出勤吧。」

「出雲,難道你想棄我而去?」

青年靈活的閃開了夥伴騷擾,拽著人和阿斯瑪打了個招呼,便準備往哨塔出發。值勤的哨兵都是在那兒領了追蹤器和必要裝備,回來時再一併清點交還。

圍繞著基地四周分散著五座哨塔,加上一區到三區裡各一座,總共有八個據點,每座哨塔裡都分配有一名精神直接與指揮塔司令相連結的嚮導,若有任何突發狀況,只要回報哨塔,司令便能統整戰力,迅速給予支援。

哨兵群裡的人都知道有猿飛阿斯瑪在的地方就有蜘蛛,十次勤務裡至少有六次會遇見,而若是執行需耗費較長時間,遠離基地的任務,則幾乎是百發百中,這體質和受到詛咒基本上沒什麼區別,他自己也挺納悶。不過,倒是因為和變種蜘蛛戰鬥的次數多了,他的能力和經驗也比一般哨兵更加成熟。

雖然這事常被拿來說笑,但沒有人真的在埋怨,因為若真在外頭碰上了隻變種蜘蛛,阿斯瑪絕對是個可靠強大的隊友。

趁著任務中間的空檔點了根菸,解了癮頭。他在食堂裡包了兩份餐,雖然離開時把鑰匙留下了,但他還是覺得那小子不會這麼快就醒來。

一個除了在他房裡以外的地方都無法睡著的哨兵,這麼多年來他還是頭一次遇見。

男人搓了搓下巴,覺得自己似乎撿回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鹿丸剛成為哨兵的前幾天幾乎無法休息,只要一閉上眼,外在的感官資訊便會不受控制的流入腦海裡,充塞夢境,睡著了比醒著還要疲憊,他覺得自己就像一座看得太遠、永遠都在瞭望的燈塔,再這樣下去,鹿丸不知道自己還能夠撐多久。

就連指導員也無法解釋這樣的情形,僅僅告訴他,只要精確控制了感官,便能讓這個無法睡著的症狀消停。

但鹿丸心裡隱隱覺得不是這麼回事,經歷了十幾個失眠的夜晚後他才發現,夢境裡的影像、聲音和氣味,都是來自其他哨兵看見或聽見的事物,只是不知怎麼的進到了他的夢裡,成為讓人不得安寧的源頭。

這件事還是丁次先注意到的,他們倆住同間房,早上醒來時鹿丸揉著額頭,和他抱怨自己昨晚夢見了一鍋燉兔肉、一大碗洋蔥湯,還有好些燻魚和麵包,之後的幾個模糊斷片已經記不清了,只有這桌食物讓人印象特別深刻和懷念,他自己都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但丁次聽完後卻和他說,這是他離開家那晚一家人吃得晚飯,那天之後丁次便進了訓練學校,每個禮拜只有一天可以回去。

「我怎麼會知道你吃了什麼?」鹿丸疑惑的說,夢裡的兔肉、燻魚還有那個場景,都鮮活真實的不似想像,至少奈良家的餐桌不是橢圓狀的。

「鹿丸,也許你的能力和我們不一樣。」丁次拍著鹿丸肩膀安慰道,兩人一齊往食堂走去,準備吃早飯。「你不只是個哨兵,也許還有別的,只是大家都沒發現。」

「別的……別胡說了丁次,當哨兵已經夠麻煩了。」

已經許久不曾睡個好覺的少年疲憊的靠在一旁,看著幼時玩伴以超乎他身形所能達到的靈巧速度,給兩人端來了濃湯和麵包,他們倆找了張靠著角落的桌子坐下,鹿丸懶骨頭似的趴在桌上,左臉頰枕著手臂,只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他會生生被這感官洪流給磨死。

「如果我真是嚮導,怎麼還會有感知上的轉化?」他乾巴巴的自言自語,盯著遠方一點發呆。

丁次看好友這幾乎要油盡燈枯的模樣,眼眶下一窩陰影,原本睜不太開的眼睛瞇得更細了,正皺著眉發愣,兩人都想不出什麼好辦法。

丁次清空了面前的食物,鹿丸手一推,把自己的份也送了過去。他腦袋昏昏沉沉,太陽穴突突的跳著,只想好好睡一覺,根本吃不下任何東西。

少年想了想,光在這裡煩惱也整不出個結論來,不如去找最初引導自己轉化的人,丁次說他也是個哨兵,鹿丸對阿斯瑪只有那一個照面的印象,他醒來的時候人已經回到訓練學校的宿舍裡,而對方則又被派往了下一個勤務。

反正再怎麼樣也不會比現在更差了,鹿丸想,到了最後如果還是沒有辦法,只好找治療師拿些藥了。


阿斯瑪沒有和其他哨兵一樣住在宿舍裡,他在山毛櫸上有個半大不小的樹屋,距離地面有五人高,外型看起來像個巨大的鳥巢,也不知道是誰搭的,男人從沒有提過這件事。

鹿丸找去的時候門是開著,裡頭沒有人,他站在外頭等了會,四下環顧一圈,終於了解為何男人會選擇這裡。

基地的位置本就比其他區的地勢還要高一些,從這裡看出去,左邊是一片開闊蓊鬱的平地和森林,右邊就是那條橫亙在他們和對岸荒野間的的河流,波光粼粼,反射著正午的燦爛日光。

鹿丸又等了一會,還是沒有人回來,周遭一片寧靜,只有樹葉摩娑的沙沙聲響,規律而細碎,漸漸地,多日沒睡的疲憊像潮水般湧上,如大浪般推了過來,把人淹沒。

少年往小屋裡挪了挪,就靠在門板上睡著了。

這是他轉化後第一次的無夢酣眠,甚至連男人回來他也沒有察覺。

等到鹿丸醒來,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他發現自己被移到了屋內的床鋪上,床腳的小桌旁阿斯瑪正在看著任務信柬,見他醒了,便把油燈的罩子移開,屋內被照亮了大半塊。

「你是奈良鹿丸吧,找我有什麼事?」他身上還穿著值勤制服,腰上掛著插了好幾把匕首和武器的皮帶,一副剛出完任務的模樣。男人看他愣在那,便倒了杯熱茶遞過去,「回來就看見一個人倒在門前,還以為出了什麼事。」

鹿丸接過杯子,吹了幾口,然後才像是大夢初醒般,喃喃說道:「我已經兩個禮拜沒有辦法睡著了。」

男人咦的一聲,聽見少年繼續說:「從轉化之後就是這樣,指導員也不知道原因,我只能來找你了。」

鹿丸看向阿斯瑪,黑透的眼珠映著油燈的光,他終於好好的睡了一覺,精神和體力都恢復了些,先前轉不太動的腦袋也變得清明,原本只想來這裡試試,卻意外地找到了他唯一能休息的地方。

男人嘴唇動了動,好半天才說,「你當時的確是在這裡轉化的,不過……這種情況我還是頭一次遇見。」

火光閃了閃,他看見低頭喝茶的少年眼睛下暈了一圈黑得嚇人的陰影,想到這就是自己前陣子帶著轉化的人,只是碰巧指揮塔下了個遠赴六區探查的任務,時程緊迫,他最後也沒有等到鹿丸醒來便走了。

心裡有個什麼東西促使阿斯瑪開口,他聽見自己說,「那你之後累了都來這睡吧。」

鹿丸聽聞這句話,有些驚訝的抬頭,男人聳聳肩,笑道,「我一個禮拜也沒回來多少次,當時不想佔著宿舍一個位置就是這原因,這樹屋是一個老哨兵搭成的,後來他斷了一條腿,再也爬不上來,就把它給我了。」

阿斯瑪說這些話時的表情讓鹿丸有些心驚,他本能地覺得那不是一件可以笑著說得事情。

男人見鹿丸沒有反應,以為他還沒睡飽,點了根菸,便又把油燈罩給蓋上,開始解起身上的皮帶和武器,一想到明天一早還要去塔裡報告,阿斯瑪就快活不起來。

像他這樣的哨兵還有許多,轉化之後的生活便只餘下無止盡的勤務和探索,這個區域有太多未知的地方,而他們所能做到得,便是盡可能將有用的情報回傳給哨塔,好讓指揮塔能得到更多可供判斷的訊息。

這樣的生活會持續到哨兵的感官能力退化,或者受到無法復原的傷為止,只有失去了身為一名哨兵的價值,才有可能從這任務的無限迴圈裡脫離。

「時間還早啊,睡到早上再回去吧。」阿斯瑪說。

鹿丸走到窗戶旁,外頭還有些燈光,星星點點的錯落在遠處,樹冠頂起伏如波浪,一層層往外蔓延。

這裡就像一座沒有人能找到的小島,將自己和那些不斷侵入、龐大繁雜的感官訊息遠遠隔開。

「我之後能加入你的小隊嗎?」他忽然沒頭沒尾的問了一句。

阿斯瑪站在床角,油燈的光只照著他側臉,讓人一時無法看出情緒。

沉默只持續了一小會,男人便低低笑了起來,用了個笑談迴避問題,「你小子倒是很勇敢啊,沒聽他們說有我在的地方就有變種怪物?」

鹿丸沒回話,只是看著對方,這下倒換成阿斯瑪有些不自在,他搔了搔下巴,才又低聲說道,等你正式成為哨兵之後再說吧。

鹿丸得到這句承諾便滿意了,跳上床往裡頭縮去,背貼著木頭牆壁,外頭的氣溫雖低,但樹屋裡卻十分溫暖,男人又拿出一張大毯子,笑著說一人一條。

在睡著前,阿斯瑪想起自己當時也是這麼看待自己的老師,既崇拜又憧憬的問,我能加入你的小隊嗎?

一個哨兵所能給予另一個哨兵的最大敬意和信任,便是將自身的感官交予對方,由他來帶領,這原本是只有嚮導才能做到的事,但在兩個相信彼此,有極好默契的哨兵之間也有可能存在。

只是之後沒多久,他的老師便因傷解除了職務,從那時起,阿斯瑪便再也沒和別人組成過搭檔。

他不知道自己這兩年來這麼積極的引導人轉化成哨兵,甚至決定學習成為嚮導,是不是就為了想找到能與自己相合的人。

身旁的少年很快又陷入熟睡,溫熱平穩的鼻息一陣陣呼到阿斯瑪肩上,像是隻毫無防備的幼崽。

阿斯瑪閉上眼,將兩人的毯子攏得更緊些,後頭的紛亂思緒很快便被睡意給打散了。


完。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