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uto | アスシカ】 本能

我好喜歡哨兵嚮導的設定,原作也是十分的萌,有興趣的人一定要去看看。

配對:阿斯瑪x鹿丸
等級:限制級
特別註明:哨兵嚮導 AU。
聲明:全部都不屬於我。



鹿丸聽見後方傳來一聲低沉明確的指示,他小心翼翼地從樹梢枝葉後挪了出來,像支箭般靈敏輕巧的往前方騷動處竄去。

那兒本來是片小樹林,但現下被兩個偵查哨兵和一隻中型變種蜘蛛給弄得面目全非,鹿丸到的時候,蜘蛛已經斷了兩條腿,四個單眼全紅了,毒液灑得遍地都是,空氣裡充斥著從斷肢傷口流出的體液所散出的刺鼻氣味。

兩偵查哨兵的衣服上頭也濺了一些,他們臉色都不太好看,那液體若是直接接觸或是沾到臉上,肯定能讓哨兵的感官都暫時失靈。

兩人看見他從陰影裡走出,便稍稍往後退了一步,形成協助之勢,鹿丸從腰間抽出了兩支匕首,指尖觸著握柄上的紋路,淺淺吸了一口氣,讓知覺界收攏,變得狹窄而專一,除了這只蜘蛛外的他物變得既微小且模糊,他將全副精神集中在眼前這龐然大物上頭,剩下的世界還有背後則交給後頭那人來看守。

在進入了專注狀態的哨兵眼裡,這類不具智能的中型變種蜘蛛並不特別有威脅性,他們三人合作,很快的便把剩下的六條腿也都卸掉了,餘下無法動彈的蜘蛛身體留在原處,身側八個大孔汩汩流著帶著惡臭的體液,紅色單眼一明一滅,像是即將暗去的信號燈。

鹿丸讓那兩名偵查哨兵先返回基地清洗修整,毒液沾在身上雖不會有立即性的損傷,但對一個五感較常人還要敏銳許多的哨兵來說,那樣一個刺激性液體放在面前這麼久,也是相當難受的。

「這是這三天裡第幾隻?」阿斯瑪無聲無息地出現在鹿丸身後,低聲問道,邊探手在他後頸處輕碰了下,確認哨兵的狀況,手指下的皮膚微涼並帶著濕氣,薄薄一層細肉下是突起的頸骨,少年轉過頭看他,笑了一下說自己沒事。

不是每個哨兵都能順利的在專注狀態中來去自如,有些哨兵需要引導才能進入這個狀態,也有些哨兵會深陷其中無法自拔。而這個時候就得依靠極富經驗的資深哨兵,或者生來便具有引導天賦的嚮導,才能幫助他們進入或離開這個狀態。

進入專注狀態的哨兵在戰鬥能力上會有大幅度提升,但相對的也會耗損他們的精神力和體力。幾乎所有哨兵都能說出進入狀態前後的不同,也能描述在那情形下所看見的世界,他們通常都稱那裡為“原貌”,事物不再只是單純的被看見、被嗅聞,而是真實的能夠被感知,每條紋理、每道氣味、每個或上或下的移動弧度與氣流,都在哨兵的知覺界裡無所遁形。

鹿丸是少數幾個第一次嘗試進入專注狀態便能成功的哨兵,也是極少數在第一次脫離狀態時,就能毫不留戀的從那個被稱為原貌的世界裡走出的人。

許多哨兵會因為突然獲得那種幾乎能掌控面前所有事物的滿足與征服感,而在其後要脫離時無法順利抵抗慾望,意識在兩個狀態間擺盪掙扎,一頭是理智,但另一頭卻是人類天生無法抗拒的征服與掌控本能在主導,那感覺太過美好而純粹,讓哨兵深陷其中,最終變成“懸置”。

只有嚮導能解決這種懸置的現象,並且這個情況也十分棘手,若最後仍無法成功引導回來,精神力損耗到了盡頭,這個哨兵就等同於廢人了。

但鹿丸從沒面臨過如此險境,甚至連一絲一毫的逗留都不曾有過,阿斯瑪在將他收編進隊時曾看過他的訓練報告,這個哨兵總是待在剛好的專注位置上,不近不遠,不深入也不表面,就像與生俱來的天賦,他生來就知道該如何控制自己。

「第四次,都是中型的,以前這裡連小型蜘蛛都不常遇到,他們倆能撐到我們來支援也是不簡單了。」

鹿丸輕輕蹬了幾下跳上蜘蛛身體,和下頭的阿斯瑪對上一眼,男人從口袋裡拿出玻璃瓶,在鹿丸用匕首刺穿蜘蛛大腦的瞬間,同時捅破了毒腺,讓裡頭的液體緩緩流出,裝滿小瓶。

「你剛才進入狀況多久?」阿斯瑪問。

少年從蜘蛛背上跳下,看了看錶,「不長,大概六分半鐘。」他蹲下身,用地上的濕草把匕首上沾著的體液擦拭乾淨,抬頭看著自己隊長,問道,「你還要去別區?」

「我得寫份異常報告,如果那些怪物真的改變了棲息地點,光靠偵查兵是不夠的,對他們來說也太危險了。」阿斯瑪在心裡盤算,從胸前暗袋裡抽出地圖,上頭用好幾種顏色標示出不同區域,鹿丸走近靠在男人身旁,目光隨著他的手指游移。「今晚我們先去綠色標記的區域巡,如果幸運的話,不會再碰到第二隻這玩意了。」

鹿丸笑了出來,低聲說道,「阿斯瑪你少說兩句,誰都知道你要是說什麼就一定不是什麼。」

年輕的哨兵說完,便回身隱入了樹叢中,貓著身體往第一個目標區域前進,身形輕敏靈巧的像只豹子。

「臭小子,你該叫我隊長。」男人笑道,收拾好了毒液和地圖,也跟了上去。


樹林裡的空氣微濕且帶著涼意,在枝葉上凝成了露水。

兩個身影在夜色裡小心翼翼的往前行進,越往前走,林木枝葉便開始變得稀疏。

五區位於林區邊緣,外頭不遠處便是條寬闊湍急的河流,橫亙在基地與對岸的荒野之間。河水是天然屏障,對面的變種蜘蛛無法穿越,而河岸這頭的蜘蛛巢穴則大多被哨兵們摸得通透,以往這個時節從不會出現如此多的中型蜘蛛,阿斯瑪這回是想要再親自確認一次。

前頭鹿丸停了下來,將自己蹲得更低了點,男人看見少年盯著前方一處,瞳孔擴張成一個小黑圈。

「發現什麼了?」他問道,就算是沒有進入專注狀態的哨兵,五感也較常人敏銳許多,再透過對感官的精準控制,便可不再需要倚賴器械。

「有點奇怪。」他看了一會,才眨了幾下眼,讓瞳孔變回原狀,不確定自己究竟看見了什麼。「阿斯瑪,你看十點鐘方向的河面上,是不是有幾個小黑點?」

男人蹲在他身旁,兩人身上都出了點汗,微微散著熱氣,在這深夜裡,這樣的溫度靠在一塊倒是剛好。

他望向鹿丸所指之處,定下心神觀察,也仍不確定那究竟是什麼,但那幾個小黑點似乎在緩慢的移動著,宛如活物。

「我們必須靠近點。」阿斯瑪低聲說,又停頓了一會,看著鹿丸說,「我得要換回哨兵身分,等等若是情況不對,你不用管我,先全速撤回一區,再通知指揮塔。」

鹿丸眉間生出幾條皺褶,嘴唇動了下,但最終什麼也沒說,只是輕輕點了點頭。

阿斯瑪知道他心裡不贊同,但少年不會在這時候和他爭辯這點。

有些精神力特別強的哨兵在經過特殊訓練後,可以成為嚮導,但那是非常少數的例子。

精神力通常與體力相對,精神力強的哨兵,體能方面常會落後一般哨兵一些,反之亦然,體能強的哨兵,精神力也會相對較為薄弱,容易陷於專注狀態內無法抽離。

這兩項能力都能達到前標的哨兵十分稀少,而阿斯瑪便是其中一個。

做為一名哨兵,他的戰鬥能力十分突出,精神方面也相對穩定,但在鹿丸進訓練學校時,他便已經從哨兵轉任嚮導,開始引導新手哨兵穩定和熟悉它們的特殊能力,還有累積在外頭生存的經驗。

哨兵的轉化大多發生在青春期時,這天賦隨著荷爾蒙分泌遍佈全身,改變了肉體。

未經受訓練的哨兵會因無法控制自己過於敏銳的五感,而在轉化時遭受過大的感官衝擊,產生情緒失控、暈茫、昏厥等各種情況,這些明顯的特徵也是訓練單位尋找哨兵的重要判斷基準,並不是所有哨兵都能勝任戰鬥類型的任務,在學校經受訓練與分類後,他們會被派到適合自己的崗位上,再由資歷深的哨兵或嚮導來帶領。

而嚮導的轉化則並不明顯,大部分的嚮導都是在遇見了精神力相合的哨兵後,才發現自己擁有引導天賦,並且嚮導的數量也較哨兵稀少許多,長久以往,基地的指揮塔發現,與其期待每個哨兵都能找到自己的嚮導,不如讓哨兵們自行傳承經驗、彼此互助來得有效率。

鹿丸的轉化來得十分晚,而那個時刻到來時,他正在協助技術部的人員整理資料。

阿斯瑪當時也在那裡,他那時還是個哨兵,正聚精會神地聽兩個負責專案的技術員匯報六區蜘蛛的繁殖和突變情形。突然間,他覺得自己似乎感知到了什麼,有個無以名狀的物事擦著他的知覺界悄悄溜了進來,在裡頭兜轉,說不上是騷擾或侵犯,但就是讓人無法忽視。

技術員疑惑的喊了他幾聲,但男人卻恍若未聞。

阿斯瑪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只覺得有個東西在扯著他的神智,像是有人在背後輕輕拉著衣服,要將他轉過來。

男人順著本能靠過去,只覺得像在走一條越來越明亮的隧道,而盡頭是一張滿臉疑惑的年輕臉龐,兩眼像是睡不飽似的望著他,少年的嘴開合了幾下,像是在詢問有什麼事,但那時他什麼也沒聽見。

「你叫什麼名字?」阿斯瑪問道。

「奈良鹿丸。」他捏起自己的名牌,看看他,又看看他身後不知所措的兩個技術員,微皺著眉問,「請問有什麼事……呃,好亮……這是怎麼回事……」

爆炸似的白光突然席捲了整個視野,數百道聲音像潮水般包圍上來,將人淹沒在裡頭,每一次呼吸都帶來不同的氣味,咖啡、油墨、紙張、木屑、微塵,無數條感官訊息轟然而至,讓大腦功能瞬間停擺。

他一手遮著眼睛,扶著頭跪倒下去,而阿斯瑪像是早就預料到這個情形,立刻脫下身上大衣,將少年整個上身包在裡頭,阻絕了大部分的光線和音源,氣味也在外套遮擋下變得單一,然後他將人抱了起來,往自己的樹屋快步跑去,那裡比指揮塔地底下的哨兵隔離室要近得多,也好得多,至少沒有硬得只能嗑人的床。

所以鹿丸的那個時刻,是在這人的懷裡度過,而對於一個哨兵來說,轉化時的記憶會永遠像清晨的第一道曙光那樣鮮明。


兩人矮著身軀在樹叢中緩緩前進,枝葉上凝成的露水從頸間和手腕的衣物接縫處絲絲密密滲入,有些水滴就貼著臉頰滑進領口深處,涼意被哨兵的敏銳感官放大了數倍,成了令人難忍的冰冷,鹿丸探手在匕首握柄上摸了摸,穩住心神,將觸覺的感知能力調低了些。

前方男人壯實的背影轉了個彎,繞過一處易於被伏擊的土丘,他趕緊跟上前去。

為了更切實地蒐集五區的情報,阿斯瑪讓自己進入了專注狀態,對極富經驗的哨兵來說,待在這個狀態裡讓他能夠百分之百的發揮自身感官優勢,更全面的掌握外界所散發出的一切訊息,深夜就像白晝那樣清晰,清水則帶有氣味,知覺界裡的一切都無所遁形。

男人走在前頭,微彎著腰,眼看這條路便要走到盡頭,但他仍沒有要停下的意思。

鹿丸隱隱覺得不對勁,可真要說哪裡有異常,卻又不是那麼回事,他四下掃過兩人附近的空間,再一次檢查是否有遺漏,就在瞥過男人腳邊時,才就著那一點露水的反光發現了陷阱。

「阿斯瑪……」他嘶聲道,手反射性地便輕握上男人手臂,阿斯瑪的右腳前端正要碰上那一絲微不可察的蛛線,在千鈞一髮之際生生被他拉住了。

對於處在專注狀態裡的哨兵來說,這一微小的觸碰被放大數百倍後,無異於一個強力的攫取,男人的臂膀在那瞬間倏地繃緊,反手便要拿起武器攻擊。

但這人可是個老手,很快的他便讓理智再次掌控了身體,沒有因為突發狀況而失控。

停下後視線隨即轉向正將他往回拉的少年,然後順著那人的指示看見了纏在路口的蛛絲。

那幾條絲線搭在離地面一掌高的距離上,正是視野裡的死角,若沒有水滴的反光和好運,鹿丸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及時發現。

「這東西真陰險吶。」阿斯瑪蹲下身,沿著絲線方向追蹤回去,看見線的兩端都連著巨大蛛網,若是這條絲線被扯斷,蛛網的張力會因此改變,那些蜘蛛便知道哨兵到了。

「有陷阱就表示這裡有阿爾法變種在,自從兩年前十區的大火後,沒人再看過具智能的變種蜘蛛了,這可不是個好兆頭,牠們一定是有特殊目的才會來到這裡,阿斯瑪,我們應該回去告訴指揮塔,讓他們派支援過來。」

方才那一瞬讓鹿丸驚出了一些汗,但也是那一瞬,他便能從一條蛛絲中理出這些訊息。

男人又看了一次蛛線,小心翼翼跨了過去,「還好你小子有發現,不然這會我們都得開始逃命。」

「有什麼辦法,現在你是哨兵,我得替你看著知覺界之外的部分。」少年看著男人的動作,皺起眉頭低聲喊道,「阿斯瑪?」

「我曉得你要說什麼,但我們總得弄清楚自己要面對的是什麼情況,我得好好看看是什麼玩意能讓牠們戒備成這副德性。」

鹿丸又皺起眉,但這回他只是噘著嘴,然後也按著男人的姿勢從絲線上跨過。

阿斯瑪知道他這是“雖然我也是這麼想但還是不想給你這傢伙好臉色看”的意思。

資深的哨兵笑了笑蹲下身,調整好知覺界的範圍,仔細探查面前的路徑,又發現了十幾處陷阱,陰暗濕冷的樹林下,藏著一塊險惡萬分的地雷區。


等到終於找到一塊可掩蔽身形又具視野的土丘後,兩人都已是滿身大汗,阿斯瑪並沒有從專注狀態抽離出來,只坐在一旁調整心神,鹿丸盯著遠處河面上的黑點,總算看出了些端倪。

「是蜘蛛……那些全都是蜘蛛……」他悄聲說道,「有條絲線橫過河面上,攀在那上頭的都是結網型不具智能的小蜘蛛,每隻都是邊吐著蛛線邊爬過來,重覆無數次後,絲線就會變得越來越結實,之後便能乘載更大型的蜘蛛過河了。」

阿斯瑪聽見他的話,眉頭深深皺起來,也翻身起來確認。

「要真是這樣,那可是非常不妙啊。」男人低伏著身子,從土丘後竄出,移到離河岸更近一些的樹叢裡,沒有發出一點聲響。

「……阿斯瑪!」鹿丸低聲喊道,男人朝他擺了擺手,要他先在原處等待。

年輕的哨兵知道他正在專注狀態所形成的知覺界裡探索,難得能靠此處如此近,他的隊長是想獲取更多情報。

但……鹿丸看了看錶,有些擔心,阿斯瑪維持這個狀態已經超過半小時,再繼續下去便會耗損到回程的體力,若是路上遇到了什麼緊急狀況,不知道兩人能否全身而退……

不過,現在不是分神擔憂這個的時候。鹿丸警覺起來,迅速調整了聽覺和視覺的強度,以男人為中心,將四周畫分成九等分,以井字型的方式逐區探查,這方式雖然較為耗時,但卻能更全面掌握狀況。

正梭巡到第六區塊時,阿斯瑪猛然站了起來,半個身子露在樹叢遮掩外,鹿丸怔了一下,下一瞬便見男人朝自己撲了過來。

「阿斯瑪……!」一句話未完,便被扯著往後鑽入樹林小徑中,這時年輕哨兵心裡也明白過來,他們倆已經暴露了。

「我被發現了。」阿斯瑪領在前頭,快速低語道,「照原先計畫,先撤回一區,再通知哨塔。」

鹿丸跟上後瞄了男人一眼,他額側冒出大量汗水、眼瞼發紅、牙根和下顎處的肌肉繃得死緊,雖然移動速度仍維持不變,但少年曉得這是因為阿斯瑪方才猛然抽離專注狀態的緣故,那時究竟發生了什麼他不得而知,但他相信阿斯瑪的分寸,不會做出將他倆置於險境的事。

拐過了個彎,男人朝他打了分散行進的手勢,便頭也不回地往右方竄去,那裡是七區方向,有幾個還未完全確認的蜘蛛窩巢,在今天這三區都會遇見中型蜘蛛的情況下,鹿丸隱隱覺得有些不安。

他咬咬牙,按著指示往左拐,往基地方向奔馳而去。

疾跑了好一陣子,在要進入二區邊界時,少年找了棵便於觀察的茂密灌木跳了上去,等待了一會,他身後的林木叢依然平穩安靜,絲毫沒有騷動聲傳來。即使是小型蜘蛛,在移動時也會發出不小聲響,更何況他們方才是在敵方的核心警戒區域被發現,就算人少,也應該會有五六隻大型獵捕蜘蛛出來追擊才對。

除非……

鹿丸猛地想起逃跑開始時,阿斯瑪的那句“我被發現了”,他不是說“我們”,而是“我”,這傢伙從一開始,就是打著拿自己當誘餌的心思。

「這渾蛋……」

他朝七區方向看去,快速計算起自己現在趕去所需耗費的時間,但鹿丸也心知,他已身處二區邊緣,若是現在立刻轉往阿斯瑪那處,那跑這一趟便是白費了,若換成別人,這時可能早已心一橫,便要追上去,可鹿丸在這當口便模擬出了各種選擇下的結果,他最終還是得無奈的承認,他們倆必須要有後援才有可能全身而退。

鹿丸意識到自己從反應到思考模式都在那男人的掌握中,又平白生出一股怒氣。

他從枝幹上跳下,心煩意亂,但仍強迫自己進入專注狀態,提升了行進速度,以最快的方式進入一區並通知哨塔,拿了哨兵用的追蹤器,便迅速轉往阿斯瑪所在的七區。


身旁景物快速向後倒退,他的知覺界縮成一既窄且綿長的範圍,鹿丸在腦裡勾勒出通往七區的最短路程,便是回到他們剛才在五區分開的地點,離那處不遠有個小斷崖,從那裡的陡峭山坡上跳下,便是五區往七區的最短距離。

但沒有哨兵會這麼做,一來斷崖下的地形並不平坦,二來那附近曾收到回報說藏有蜘蛛窩巢,稍有不慎便會落入捕食者的蛛網裡。

他腳下一使力,便轉了個方向,即便會惹上些麻煩,但從那裡過去仍然比走樹林小徑快。

七區中央有個湖泊,鹿丸想阿斯瑪會選擇在那裡與變種蜘蛛周旋,畢竟這些東西天性懼水畏火,並非不能殺死,只是數量龐大,單隻的破壞力又十分驚人,每次總得出動一支哨兵小隊才能壓制約十隻大型蜘蛛的攻擊,而若裡頭還有阿爾法變種,那便又更加棘手了。

沒有人知道為何蜘蛛會出現具有智能的個體,也沒有人知道後頭是誰在發號施令,指揮塔曾多次派遣偵查哨兵過河查探,但少有人能生還,而那些活著回來的人所帶回的資訊也十分有限,河的那邊對他們來說仍舊還是個巨大的謎團,現在光是要在這兒活下來就已經十分不容易。

夜風裡傳來一絲幾不可聞的異味,是變種蜘蛛受傷後所流出體液的味道,少年心下一凜,不再耽擱,沿著斷崖邊的土坡一路滑下,憑著哨兵超乎常人的速度與平衡感,勉強地在把自己骨頭摔斷前落到了地面,但肘處以及小臂仍是被粗糙的土坡表面給刮出了大片血痕,雖不到影響戰鬥的程度,但疼痛一時間被放大數倍,仍是激得他冒出了一些冷汗。

鹿丸咬著牙從隨身小袋裡掏出哨兵用的局部麻醉劑,在傷口處倒上了些。

這藥劑是專門給哨兵準備的,為了讓他們在戰鬥中不因傷處疼痛而分心,這有好處也有壞處,雖然哨兵暫時不會再受到痛感干擾,但也常會讓人輕忽了傷處的嚴重程度,有不少哨兵就曾因使用了麻醉劑,而在戰鬥結束後忘了接受治療,反倒讓傷口更加惡化。

鹿丸進入七區後,空氣裡的異味更加濃厚,他集中精神,專注的辨認著氣味傳來方向,樹林裡騷動聲間斷傳來,但此處仍離得有些遠,還聽不出有幾隻蜘蛛,他很快選定了一個方位,捆好傷處後便往那兒跑去。


在河岸邊暴露行蹤的當下,阿斯瑪的確有些錯愕,他雖已從哨兵轉任嚮導有些日子,但卻沒有忘記一個哨兵該熟習的所有技能,不論是專注狀態、知覺界的探查或是戰鬥能力,他都仍是裡頭的箇中好手,被發現的瞬間,男人只覺得不可置信,但那當會也沒有多餘時間能讓他深入思考,只得拉上仍滿臉疑惑的少年,迅速往樹林裡逃去。

阿斯瑪掐著一個也許能讓鹿丸全身而退的時間與他分開,想以此來測試他心裡隱隱浮現的猜想。

他回想了一次當時情形,知覺界裡並未感知到威脅,他們倆離得也遠,一路上沒有觸發陷阱,照理來說不該有任何蜘蛛發現他們。

如此便只有一種可能:在那些蜘蛛裡,出現了能發覺哨兵知覺界的變種,當哨兵放出感官梭巡時,便會被牠們偵測到,而當時只有他在偵查對方,所以也只有他一人暴露。

阿斯瑪咬著牙,太陽穴傳出陣陣劇痛,他誘導追捕者往七區過來的時候,為了提升靈敏度又再次進入了專注狀態,可前後兩次進入的時間太過接近,第一次退出時也是十分粗暴的扯離,身體有些負荷不住。

跟在他身後的是四隻大型遊獵種,這類蜘蛛不會吐網,毒性沒有織網種來的強烈,但卻更為兇殘,一隻遊獵種的戰鬥力約可匹敵兩個戰鬥專精的哨兵,所以若非準備充足,他們碰上遊獵種的第一反應通常是先迴避,再輔以各式陷阱削弱蜘蛛的體力等待支援。

男人苦笑了下,他這回還真不知道能不能等來支援。

阿斯瑪削斷了十幾根纏在樹木枝幹上的藤蔓,憑著暫時提升起來的速度拉成了一張拖慢敵人的陷阱,一人面對四隻遊獵種太過勉強,他邊躲閃邊回擊,使出渾身解數,砍斷了六條腿,砍傷五條,戳瞎了四只眼睛,帶著惡臭的液體灑得遍地都是,他身上也沾染了一大片,但仍無法殺死任何一隻。

男人查覺到自身感官與精神正漸漸從高峰處墜落,一步步往懸置狀態靠近,所幸他轉任嚮導後,在精神力上做了不少訓練,一時間倒是還能堪堪控制住自己。

這四隻遊獵蜘蛛雖沒有阿爾法變種那樣具有狡詐詭異的思維,但也不像完全不具智能的蜘蛛那樣好對付。牠們彷彿在嚴格執行一個被設定好的戰略模式,彼此配合出擊,互相掩護。

方才倉促搭成的藤蔓網很快被蜘蛛給破壞了,阿斯瑪見狀,便引著牠們繞著一塊土丘打轉,將火種拋射到身體還纏著不少藤蔓的蜘蛛上,藤蔓有些潮濕,火種效果有限,但他沿路撒下了不少火雷,火種落在地面上,運氣好燒到了一兩個,便引爆了整區的火雷陷阱。

四只怪物在爆炸轟鳴與火光裡掙扎,發出刺耳的吱嘎聲響,彷彿在慘叫。先前是他們躲蜘蛛的地雷,這回終於反過來了。

男人找到機會,便要往七區的中心逃去,他記得那兒有個湖泊,而蜘蛛畏水,在那裡等待救援是最可靠的。

就在阿斯瑪要轉身時,眼角瞥到一道紅光閃出,他迅速往後退去,卻沒來得及完全躲過,蜘蛛一隻前腳擊中了他的腰側,男人一下失去平衡,往一旁樹幹上摔去。

被打中的當口他看見了八顆紅色眼睛朝他望來,雖然曉得憑幾個火雷不可能完全殺死牠們,但這幾隻遊獵種的反應速度卻遠超出他過往的經驗,就連單眼都多了兩只,牠們不是普通的遊獵蜘蛛,恐怕又是從未見過的變種。

鋒利帶著剛硬毫毛的足爪帶著腥風而至,阿斯瑪往旁一滾躲過了攻擊,正考慮著迴避路徑時,後頭三隻立刻跟了上來,分別朝他能逃開的方向伸出利爪,八個來自不同方位的攻擊,即便是進入專注狀態的哨兵也無法輕易應付。

男人一縮身,護著面門,從利刃縫隙中鑽過,但蜘蛛足爪來得太快,他只得捨棄上方的防禦,利刃在背上劃出兩道口子,尖銳的疼痛立時蔓延開,阿斯瑪忍著痛就地一滾,欲照著方才的計畫,準備再次往湖區逃去。

此時最先發動攻擊的那隻變種猛然跳了起來,龐大帶著腥臭的身軀躍到約三人高的地方,直往哨兵身上俯衝而下,阿斯瑪還在地上打滾,無法調整姿勢,正要勉強扭著身子躲過時,太陽穴又傳出一陣劇痛,暗示極限將至。

眼前被痛楚激得一暗,那瞬間的停頓成了致命點,男人眼看著四隻尖利足爪朝著自己扎下,卻來不及躲避。

轟!

一聲巨響,蜘蛛背上炸出一個巨大耀眼的火光,衝擊力讓牠往右邊偏去,剛巧錯開了要刺上男人的準頭。

阿斯瑪很快翻身站了起來,看見鹿丸出現在視野裡,他打了個手勢,讓兩人在湖區會合。


聽見不遠處傳來爆炸聲響,鹿丸的擔憂便又更上了一層。

進入專注狀態的哨兵不會隨意使用會造成過大聲響的武器,變種蜘蛛體表大多附有硬甲和剛硬的毫毛,動作靈活迅速,若不能先劈開這層外殼並削弱牠們的體力,而僅用火雷攻擊,所能造成的傷害十分有限,且聲音和衝擊波會使得哨兵感官短暫失靈,對於戰術推進毫無益處。

所以若是已到了使用火雷來擊退敵人的階段,便只有兩種可能,其一是哨兵們要圍攻擊殺蜘蛛時,藉著火雷的衝擊波和火光來驅趕牠們到特定地點,其二是這哨兵的情況已不樂觀,只能以這下策來爭取逃跑時間。

少年趕到的時候,正好看見男人從三隻蜘蛛的圍攻中闖出,一旁還有一隻正虎視眈眈看著他落地的方向,蜘蛛躍起的瞬間,鹿丸已端起了火槍,沒有任何猶豫便擊發出子彈。

阿斯瑪站起後往他這裡望了一眼,隨即指向湖區,兩人便同時往那逃去。


兩個哨兵一前一後衝出了樹林,眼前便是廣闊看不見邊際的湖面,湖水幽深靜寂,映著黝黑夜空像面光滑的鏡子,鹿丸往水裡跑了幾步,水深及膝,碎浪一波波襲來,像無數隻手掌在碰著他。

他心裡忽然有些懼怕,不確定這是個好主意,也許水裡有比變種蜘蛛更恐怖的東西,只是他們從來沒有發現。

「鹿丸,來這裡。」阿斯瑪站在前頭一點的地方,水淹到腰際,回頭看見鹿丸在發著愣,便朝他招了招手。

「我們不知道裡面有什麼。」少年走上前,又往後看了看,樹林裡是刺耳尖銳的吱嘎聲,快速朝兩人逼近。「我通知了哨塔,如果我們能避開蜘蛛往回退,也許可以撐到其他小隊來支援。」

阿斯瑪看了看他臉上和手臂的擦傷,笑著一把攬過人,原來這小子怕水,他還是頭一次知道。

「我們兩個都是抄捷徑來的,回去得繞過六區,那又是一段路程。」他沒繼續說下去,但鹿丸曉得了他的意思。

阿斯瑪需要個安全的地方來調整精神狀態,否則再這樣繼續下去十分危險。

再說這一路也未必不會再碰上其他蜘蛛,六區靠近劍刃山脈,山腳下有一塊區域終日暗不見光,指揮塔認為那裡也許存在阿爾法變種,若無必要,哨兵通常不會踏足六區,就算真要經過,也會選擇離山脈較遠的路徑。

站在男人身邊,少年嗅到他身上傳來許多種氣味:蜘蛛體液、汗水、泥土、樹液,還有血腥。

他半身泡在水裡,又是側著身,所以一開始才沒發覺,鹿丸探手一摸,男人背上一片溼黏滑膩。

「你受傷了,阿斯瑪。」

「我砍斷了牠們好幾隻腳,拿這點傷交換也算值得。」

「毒呢?」少年皺著眉問。

「都是遊獵種,毒牙不大,沒有咬上我。」他指著湖邊不遠處的小黑點,「那裡有個岩洞,我們可以暫時去那避避,跟緊我別落下了。」

兩人縱身往水裡撲去,冷冽的湖水讓阿斯瑪腦後的鈍疼愈發劇烈,相比之下,背上的割裂傷倒已經麻木的沒有知覺。

鹿丸跟在一旁,緊皺著眉頭,他們倆很快的泅泳至目的地。


那是個被湖水侵蝕而成的小岩穴,內裡不深,也沒有第二個出入口,唯一與外界接壤處便是這座湖,不知道當初怎麼發現的,此時拿來作為暫時的棲身之處是再適合不過。

阿斯瑪的情況不是太好,他在上岸後便像耗盡了最後一絲氣力,倒在地上便失去知覺。

背上傷口被水泡了一會,表層的皮肉往外翻開,傷處周圍也開始腫脹,血一絲絲的往外滲著,男人臉色死白,咬著牙關,喉頭上下滾動,像是在忍著無法言說的痛苦。

鹿丸輕輕拍了拍他的臉,但阿斯瑪什麼反應也沒有,眉間緊緊揪起,鹿丸不敢喊出聲,怕聲音會影響到他的精神狀態。

陷於懸置狀態的哨兵,其五感將會失去控制,有些過強,有些過弱,並且瞬息變化著。

曾有從那狀態恢復過來的哨兵形容,懸置狀態是場將整個人拖入的感官風暴,上一刻還像被烈日炙烤高熱難耐,下一瞬便像去到了冰天雪地,聲音像轟鳴又像細語,光線能刺目的讓人張不開眼,也可以像陷於一片黑暗裡般不見五指,衣物摩擦的觸感令人疼痛難忍,或者全身麻木的再無任何感覺,如此重複發作十幾個小時,便能生生把人逼瘋。

更遑論這只是肉體上的折磨,在精神上則又是另一番混亂,那哨兵的言語形容不出,只說就像處在一個沒有上下、左右、前後的虛空之中,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也不知道是從哪兒過來的,記憶被打散成片段,一不小心就會落入其中無法自拔。

鹿丸覺得兩人一直待在洞口也不是辦法,只得架起人慢慢往裡走,岩穴內部陰暗濕冷,但好在沒有風,少年找了塊乾燥處,將阿斯瑪平放在地。

他們身上都濕得能滴出水,鹿丸小心翼翼的替他們倆都剝除了衣物,將隨身小袋裡的防水包拿出來,裡頭裝了幾件應急的醫療用品,他倒了些止血用的液體在傷口上,又抽出針線,咬緊牙,忍著身體的顫抖,一針一針穩穩地把裂口給縫了起來。

最後一針結束後,少年長長呼出了一口氣,指頭上沾滿了男人的血,但還好都是鮮紅色,看來是真的沒有被毒液侵蝕。

打了個結,他又蓋上幾片紗布,裂口長度太長,無法遮蓋住所有地方,可總好過什麼也沒有。

鹿丸做完這些後,阿斯瑪仍沒有轉醒的跡象,反而更加嚴重,原本輕微的喘氣漸漸變得短促而猛,體溫也逐漸攀升,絲毫沒有轉好的跡象。

少年既害怕又心急,他手邊只有兩柄派不上用場的匕首、一把火槍、些許彈藥和從哨塔帶出的小袋與追蹤器,鹿丸把全身上下的東西都解下來丟在一旁,包括溼透的衣物,追蹤器安置在洞口,發出只有哨兵會注意到的氣味和聲音,支援小隊便會循著這些線索找過來。

他讓阿斯瑪靠在自己身上,頭枕著肩窩處,好讓背後的傷口不受到拉扯。

男人的頸後發熱滾燙,不由自主地抽搐著,鹿丸心知他處在懸置狀態裡無法抽離,可他從沒學過如何引導,不曉得該如何幫助對方。

「阿斯瑪……阿斯瑪?」快告訴我該怎麼做才好……

少年頓時覺得茫然無助,只不自覺地環緊了男人,有些自棄地想著要是自己再來得更快些就好了,或者更早察覺出他的意圖,想出對策,他便不至於陷入這個處境。

高熱、肌肉顫抖、呼出的熱氣和喉間低低的呻吟,透過身體接觸的部位傳遞過來。

突然他像是感覺到了某個物事,擦著他的意識邊緣而過,那既非觸覺,也不是五感中的任何一種,而是一個無以名狀,卻又確實存在的東西。

鹿丸閉上眼,將所有感官都下調到最低程度,好讓那不知該如何形容的感覺能更為凸顯鮮明。

漸漸的,他能在一片黑暗中看見一點光亮,或者說是一團朦朧的霧狀光點,再更靠近一些,鹿丸便發覺那是阿斯瑪的精神觸稍,正凌散破碎的四處亂探著,毫無頭緒,愈見絕望,觸稍邊緣有些發黑黯淡,像是即將失去生命。

鹿丸靠了上去,想像有隻手將它們抓住,攏在一起,收往自己的方向。

如此往復嚐試了幾次,那些光點便像是感應到了少年的意志,慢慢地往這裡靠了過來。

不知過了多久,那些光點終於都被他聚攏到了手心裡,鹿丸輕輕地握著,讓自己的觸稍與它相碰,修復那些已經灰敗破損的地方。

剛觸上另一人精神物質的感覺有些陌生,可很快地便適應了,甚至變得熟稔、相合,像是本就該如此。

再重新張開眼時,鹿丸發現自己出了一身汗,右手微微攏起,覆在男人眼瞼上,額頭已不再像剛才那樣滾燙,氣息也漸漸平穩下來,臉上恢復了點血色。

鹿丸又查看一次阿斯瑪背後的傷口,血已經止住了,但動作仍不能太大,傷處的皮肉十分脆弱,稍一挪動便要撕裂。

他感覺到男人靠在頸旁的腦袋動了動,傳出和緩的鼻息,知道人已經脫離了險境,總算鬆口氣。

這一鬆懈下來,便覺得像是連續出了三四日任務那樣疲憊,他往後靠在冰涼的岩石壁上,只覺得外頭一切都離得十分遙遠。

頸側傳來一聲極輕的呻吟,阿斯瑪撐著自己緩緩支起身,少年趕忙扶著他的臂膀查看,男人睜開眼睛,兩人便對上了視線。

那裡頭有些什麼他一時間說不清楚,只覺得忽然湧上一股強烈的渴望,驅使他將自己送了上去,胸膛和胸膛間毫無空隙的緊密貼在一塊,體溫相近,心跳聲漸漸合一,在熟悉的氣味裡,半刻鐘前那些恐懼、擔憂和茫然無措,都已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他曾聽說過哨兵和嚮導之間,因為在精神上有所牽連,所以肉體也會受到本能影響,毫不自覺向對方靠近的情形。

這也是兩個哨兵的組合所無法匹敵之處,哨兵和哨兵儘管擁有長時間的磨合和默契,也無法和已在精神上同步的哨兵嚮導組合相比擬,雖然嚮導的戰鬥力通常遜於哨兵一些,體能也遠不如戰鬥專精的哨兵強大,但在精神力上,哨兵卻是難以望其項背。

阿斯瑪大手在鹿丸脊背上一下一下地輕輕順著,少年環在他頸上的臂膀勒得死緊,帶著失而復得的喜悅和顫抖,臉埋在左胸上,男人感覺到些溼熱,想來是哭了。

阿斯瑪可以料想到鹿丸的心情,那時剛從湖裡要上岸,他便忽然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就此陷入懸置狀態裡。

鹿丸還只是個年輕的哨兵,從沒遇過這般危及的事態,該是怎樣的惶恐、無助、擔憂和害怕,都透過現下兩人的精神連結,分毫不差地傳遞了過來。

「沒事了,我沒事了。」他低聲說著。

少年聽見他說話,便像回神似的推開人,皺起眉,眼神惡狠狠的,作勢就要數落他不該一個人離開,但眼角和鼻頭上都暈出了一抹紅色,看起來倒是一點也沒有威脅性。

他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但看著男人這張臉,最後又閉上了。

他拉著人側過身,又檢查了一次背上的傷,被絲線縫住的表面結了一層極薄的血痂,比方才要好上許多,邊緣也不發腫了,看來精神狀態穩定後,肉體的恢復速度也會隨之提高。

但鹿丸不知道的是,與嚮導相連接的哨兵,在體能上又會有一段不小的提升,這樣的傷口其他人也許要花上三天的時間才能復原,但對現在的阿斯瑪來說,也許半天就足夠。

他們又休息了一會,等到下弦月降到樹梢之下,兩人便從岩石洞穴裡竄出,循著支援小隊可能找來的路徑,一路往回走。

那四隻大型遊獵蜘蛛還在七區裡徘徊搜尋,其中三隻動作已顯得遲緩而笨拙,阿斯瑪的攻擊縱然無法殺死牠們,但也給予了相應的重創。

與小隊會合後,靠著鹿丸的定位,七人便聯手逐一獵殺了四只蜘蛛。


等兩人終於回到基地時,天已經快要亮了,大部分的人都還在甜美的睡夢裡,外頭只有幾個值勤的哨兵在看守,一切寧靜祥和。

阿斯瑪知道自己應該要覺得疲憊,他兩次進入專注狀態,還持續了這麼長的時間,體力和精神力都達到極限,最後還是靠著鹿丸的引導,才能從那懸置狀態裡全身而退。

但真要他說,男人倒覺得自己精神上還有些亢奮,只是不知道肉體還撐不撐得住,背上的傷在用過哨兵專用的止痛劑後,已不再感到疼痛,若是情況需要,也許他還能再頑強抵抗一番。

可阿斯瑪也心知那只是暫時性的應急藥物,所以回到基地後的第一件事,便是帶著鹿丸前往恢復室找治療師,少年身上雖沒有太嚴重的創口,但深深淺淺的擦傷卻是少不了。

治療師拆掉了沾黏的紗布,仔細檢查完阿斯瑪背後被絲線整齊縫起的兩道大裂口,重新上了藥,邊稱讚道,「能在那麼危急的情況下做這種處理,真是非常不簡單啊。」

鹿丸抱著被另一名治療師狠狠對待過的左手臂,往阿斯瑪背後一站,那兩道傷口像兩條虯曲的蜈蚣攀在身上,當時的害怕和無措,如今想來還有些心有餘悸。

男人像是感應到他的心思,沒等治療師再多看幾眼,轉過身便套上了衣服。

「好了,已經沒事了,過幾天它就會自己長好。」阿斯瑪說。

年輕的嚮導掃了他幾眼,自岩洞離開後,若非必要,鹿丸便沒再主動說話,阿斯瑪雖心知原因,但又暗自覺得對方有些可愛。

可在這精神相連的時候,這心思光是起心動念便有被察覺的可能性,就在他剛想要隱藏時,一名哨兵便來到恢復室,要他們倆立刻去小會議室報到。

今晚的行動只有最初是按著計劃走,後頭則全然是突發事件,事前沒有任何報備,兩人又是帶傷而歸,對基地整體的戰力有所耗損,指揮塔很是不悅,要求他們立刻做個簡短的回報。

阿斯瑪將自身推測全盤托出,包括河面上的蛛線、阿爾法蜘蛛的蹤跡、出現能夠感知哨兵知覺界的蜘蛛、新的遊獵變種蜘蛛,還有鹿丸的變化。

綱手在聽聞少年從哨兵轉變成嚮導後很是驚奇,又有些得意,畢竟鹿丸原先便有著哨兵的體能和感知,如今又開發出了嚮導的強悍精神力,能與他相匹敵的傢伙,也就只有卡卡西了。

可綱手笑容還沒爬上唇角,便又得知和鹿丸相合並相連接的哨兵是阿斯瑪,女人臉色突地暗了暗,眼神凌厲地瞪向一邊站著的男人。

「怎麼就被你給得去了。」綱手哼哼撇嘴道。

男人笑笑,厚可築牆的臉皮擋下了無數把眼刀。


從會議室出來後,兩人便走去練習區後頭給哨兵準備的洗浴處,裡頭有個不大的更衣室和三間淋浴式的小隔間,每個隔間倒是挺寬敞,體格較壯碩的人進來也不會覺著有壓迫。

鹿丸和阿斯瑪脫去沾染了蜘蛛體液的上衣和長褲,丟進一旁寫著汙染衣物的籃子裡,男人背上有傷,動作較為緩慢受限,少年看了一眼,便走過來替他脫去衣物。

這一個隱晦的和好信號,哨兵資歷極深如阿斯瑪,便毫不費力地抓住了。

「鹿丸,這種事不會有下次了。」

「……知道就好,你這渾蛋隊長。」鹿丸撇撇嘴,低聲說道,轉身便選了一淋浴間進去,男人跟在他後頭也擠了進來,少年不滿的推著他說,「隔壁沒有人。」

「我知道。」男人笑著說,轉了個身,手一回握,兩人便退到了隔間底邊。

年輕嚮導的知覺還有部分留在引導狀態裡沒有完全抽離,他是第一次使用天賦,會有些生疏是再正常不過的事,阿斯瑪還沒來得及教鹿丸如何做一個嚮導,他自己是從哨兵轉過來,不是天生的轉化,而是經由無數次對精神力掌控的練習後,最終才能學會引導。

但這對於一個生來就有天賦的人而言,也許只是件易如反掌的事,鹿丸甚至不需要特意去控制,便能處在恰好的精神狀態,並和自己的哨兵取得共鳴。

阿斯瑪彎下身,將額頭抵在少年的腦門上,兩人靠得極近,鼻尖都是對方的氣息。

鹿丸一開始有些掙動,但很快便安靜下來,他靠在牆上,微仰起頭,閉上眼說,「我也沒事,阿斯瑪。」

「我知道。」他就是想再確認一次,好讓自己安心。

撥開鹿丸散在額前的髮,阿斯瑪聚攏起精神,將知覺界的範圍限縮到眼前人身上,透過感知共鳴,探察少年的五感是否都回到了原位,沒有待在離肉體太遠的地方,也沒有陷入不該有的狀態。

正專心梭巡時,嘴上忽然傳來濕熱的觸感,男人睜開眼,同時間鹿丸轉開了花灑,溫熱的水柱自上而下將兩人淋得濕透,舌尖與嘴吮吻纏在一起發出濕膩的聲音,隱在水聲中細不可聞。

兩人嘴唇糾纏在一塊,輾磨吮吸著唇瓣,被本能驅使著回應彼此,又再被對方的回應鼓動而更加深這股渴求。

「哼……嗯。」唇上傳來輕微的疼痛和酥癢,男人輕輕咬開他的嘴,將裡頭的舌頭捲出來吮吸,有些討好和安撫,鹿丸被吻得舒服極了。

少年一手環上了阿斯瑪的脖頸,一手拉掉了他的底褲,自己的那件也在如細雨般綿密地親吻裡被褪去,男人咬著他的下唇和嘴角,濕熱感帶著舌頭表面刮過皮膚的微微麻癢漸漸向上蔓延,一路舔吻到耳垂,他的臉剛好抵在阿斯瑪鎖骨上,那裡有個淺淡的傷痕,已經幾乎要看不見,是當初他轉化時不小心留下的。

往後他每回看見這道疤,都會想起那時候鋪天蓋地而來的刺目閃光和轟鳴巨響,所有氣味都既濃重且沉悶,所有觸碰都無法忍受,在那個感官刺激太過巨大的時刻,有人帶來了仁慈的黑暗,將那些讓人無法承受的事物都阻絕開來。

兩隻勒在腰上的手在鹿丸分神之際開始往身後探,一上一下,上邊的揪著他尾骨敏感處搔撓搓揉,下邊的手沾了一點沐浴露,在穴口處輕輕戳刺打轉,裡頭緊密高熱,隨著親吻動作一下下輕顫著。

一波波快感從尾椎上蔓延開,鹿丸發出帶著鼻音的愉悅哼聲,稍稍往後拉開了距離,探手到下身處,將兩人性器緊貼在一起摩擦,帶著薄繭的手指握著柱身上下套弄,指尖在頂端處輕柔磨蹭,男人發出舒適的嘆息,唇舌在他頸後輕吮,發出嘖嘖聲響,大手也伸了過來,覆上少年的手掌,握著他來回摩擦著兩人半硬的性器,直到頂端分泌出一點黏膩的清液。

男人吻了一陣,嘴唇忽然離開,向下移到他的左胸口前,一口含著乳尖輕輕啃咬,脆弱的地方被含弄吸吮,麻癢甜美的快感讓少年禁不住地顫了顫,發出低低的鼻音。

「可以了……」鹿丸啞聲道,抬腿勾上男人的腰臀,小心的不碰到傷處,將他拉向自己,上身往牆上一靠,微仰起頭等待,那模樣誘人的不可思議。

「再等等。」阿斯瑪探了兩個指節進去,穴肉層疊柔軟的包覆上來,鹿丸今天情緒特別高昂,初時的滯澀很快過去了,裡頭軟熱的腸肉吸著手指,像是要吞進去。

男人加快了在性器上滑動的速度,每回都自根部巧施氣力套弄而上,邊揉著下頭的囊袋輕輕刮搔,鹿丸的身體受不住這種花樣百出的刺激,靠在阿斯瑪的肩頭上激烈的喘著氣,沒多久便帶著一點泣音射了出來,液體沾在兩人下腹和手上,很快便被花灑的溫熱水流沖掉了,男人手裡攢著一點,全都往後抹進了少年後穴裡。

鹿丸側仰著頭用濡濕的唇齒啃咬阿斯瑪下顎,那裡有些鬍渣子冒出頭,舔起來刺刺癢癢的,扎在軟嫩的舌尖上,憑著哨兵優異的觸覺天賦,他幾乎可以感受到舌下每一寸皮膚的顫動。

男人似乎是想到這樣的畫面有多煽情,也有些忍不住,低吼了聲將人往牆上壓去,握住纏在腰上的那隻腿,彎折起來向上推,挺腰頂了上去,性器滾熱的前端沾著體液和少許沐浴露撐開了肉環,一寸寸往甬道內裡插進。

「哈啊……」少年發出凌亂的喘息,微弓起背脊,站著的姿勢有些勉強,他幾乎是掛在男人身上,感受到肉刃在體內一層層的捅開腸肉挺進,一陣陣熱辣痛癢襲上,幾乎要被那處的高溫給燒著了。

還站著的那隻腳有些發顫,膝蓋一軟身子便下沉了些,將肉棒吞得更深,阿斯瑪被這突如其來的絞緊弄得有些興奮,低哼了聲便抓著鹿丸的髖部和膝蓋撞了上去,讓性器頂著絞纏的腸肉直到最底。

「啊……啊……!」這一下讓腿根顫得根本撐不住身體,鹿丸背靠著牆便要往下滑去,阿斯瑪一手托著他臀部將人提了上來,挺動下身摩擦著緊致軟熱的甬道,臀肉被往外掰開,讓性器進得更深,每次都能頂著最敏感之處戳到最裡,酥麻快感沿著脊椎而上,拉扯起那一點還留在知覺界的觸角,一瞬間像通電般,少年的下身又顫顫巍巍的翹了起來。

鹿丸受不了這樣的刺激,眼角泌出一些淚水,急切的想得到一些撫慰的親吻,便環緊雙臂將嘴唇送了上去,正好咬在男人下唇上。

阿斯瑪感覺到甬道裡一陣陣收緊,便扣著臀肉更往裡頭操去,緩緩退出一些再重重頂入,每次都擦著那點敏感的地方研磨,腸肉滑膩的纏咬上來,他的喘氣聲越來越急促,被吮著的嘴裡發出嗚咽聲,手指在男人肩上抓撓著,像在抗拒也像是在索求更多。

於是他加快速度,將人頂在牆上操弄,內壁已經柔軟的可以任他隨意頂開,再膩人的緊絞上來。綿密洶湧的快感同時席捲了兩人,鹿丸感到強烈的酸軟快意從後方不間斷地傳來,穴內不由自主地開始抽搐,他低哼了幾聲,又一次顫抖地達到高潮,阿斯瑪吻住他嗚咽呻吟的嘴,狠力抽插了十幾下,抵在深處的敏感處上射在了裡頭。

鹿丸閉著眼靠在牆上,身體微微顫抖,兩手仍抓著他的手臂,上頭縱橫交錯著細碎但大面積的傷痕,全是在那陡坡上磨出來的。

阿斯瑪拿了一旁濕毛巾替他擦洗其餘完好的地方,沿著手肘往上,一路到脖頸處,再往下到鎖骨、乳尖、肚臍、下腹。

鹿丸放鬆了些靠在男人身上,意識裡一片迷茫,舒適的熱水和酣暢的性愛徹底瓦解了他的意志,少年半睜著眼,要閉不閉,還在和理智拔河。

「鹿丸,別睡在這裡。」阿斯瑪拍了拍他的臉,但身體卻沒有移開,男人一隻膝蓋緊靠著牆,撐起少年就要滑倒的身軀。

「……別動,給我靠下。」說完這句,上身便貼著壁磚往旁一歪,臉側抵著男人的手臂,就這麼睡了過去。

阿斯瑪湊近,聽見少年鼻間呼出平穩的氣息,又咬了咬他的嘴,發現鹿丸真一點反應也沒有,只得無奈地快速將兩人清洗乾淨,拿著大毛巾一捲,將少年帶回他們的樹屋裡。


一路上從意識連結的另一頭斷續傳來模糊安穩的夢境,是他們倆第一次相遇時的情景。

當時那一點微不可查、擦著知覺界邊緣而過的物事,現在想來,也許便是鹿丸的精神觸稍,在他自己也沒有發覺的情況下找到了阿斯瑪,而男人又因為這微小的感應,本能地對他起了興趣,繼而帶著他轉化,把他訓練成哨兵,看少年一路成長變得強大,最後倒是成了自己的嚮導,在他意識即將崩潰時,將他拉了回來。

哨兵裡曾流傳著一個說法,不知道誰先開始的,他們說:每個哨兵都是一座燈塔,燈塔的光探查著四周,告訴其他人遠方有些什麼。

而嚮導是守塔的人,他不一定能像燈塔看得那樣遠,但如果一個燈塔裡能有個守塔人,這座燈塔便能比其他座還要能承受得住海邊的風吹雨打,不會那麼早就崩塌了。

鹿丸打了個鼾,嘴裡喃喃念了幾句先前沒說出口的埋怨,但他臉埋在毛毯裡,只能聽見含糊不清的幾個音節。

阿斯瑪加快了腳步,年輕嚮導的睡意從連結一端像糖蜜那樣緩緩滲入,黏稠沉重,具有強大的渲染力,帶得他四肢也開始疲乏起來,都想立刻往路邊一躺,立刻睡去了。

從明天開始,得好好教這小子怎麼暫時關閉通道。阿斯瑪努力撐著一絲神智想著。

回到樹屋,便往大床上一倒,抱著人一起沉進睡夢裡。


完。

留言